打稻機旁的笑聲

打稻機旁的笑聲

發布日期:2019-10-24 瀏覽次數:1311

老屋的墻角還停放著一臺腳踩的打稻機。每當看到它,我就想起剛實行土地承包到戶時的情景。那是1982年,皖河農場率先在安徽農墾實行土地到戶承包責任制。人們自主經營、自負盈虧,干勁特別足。當時,我家也分到11畝田,哥哥是種田能手,把莊稼種得特別好。臨近“雙搶”,嫂嫂犯愁了:家里只有哥哥力氣大,那么多稻子怎么能脫粒下來?哥哥說:“你放心,明天我去買臺打稻機,用它打稻就省力啦。”

過了兩天,哥哥真的從石牌買來一臺打稻機。剛買回來時,隔壁的朱叔叔看到打稻機說:這機子打稻比用禾桶摜稻還快些嗎?第一次打稻時,左鄰右舍都來看。哥哥把打稻機踩得“嘎嘎——”響,左一打,右一抖,反復幾下,稻粒就脫下來了。大家紛紛叫好。汪哥等幾個鄰居還主動幫我家干了一天活。

到了傍晚,我聽哥哥說:“今天,我家收了3畝多稻子,估計畝產能有800多斤;以前吃大鍋飯時,全隊畝產才500多斤。漲了300多斤,土地承包到戶確實好。”“土地到戶,基肥足、除草細,我從小到大也沒看到過有這樣長勢好的稻。”汪哥說。“前年‘雙搶’時,雨天多,稻子發芽了,隊里按戶分了芽稻,還受到大隊批評,扣了我們工分。現在,我們不缺糧了。”汪嫂接過來說。

打稻機打稻比禾桶摜稻快得多。沒幾天,隊里又有好多家買了打稻機。鄉親們你幫我、我幫你,“雙搶”進度很快,比往年提前10天結束了。那一年,全隊僅一季早稻就增收9萬多斤,田地里、稻場上,時時蕩漾著歡聲笑語,人們開始幸福著自己的幸福。

2000年以后,皖河農場人紛紛外出做白案,“饅頭經濟”成了當地人收入的半壁江山,土地也向種田能手流轉。腳踩打稻機已經淡出人們的視野,大型聯合收割機普遍使用,但我還是常憶起那打稻機,它見證了農墾改革給人們的喜悅和幸福,見證了大包干給農工帶來的實惠。 (朱增銀   皖河農場有限公司)

關注安徽農墾官方微信平臺

二維碼
亿客隆彩票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