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米山 我熱戀的故鄉

白米山 我熱戀的故鄉

發布日期:2019-10-28 瀏覽次數:1415

    我是一名土生土長的農場人,對農場有著別人不能感受到的一種眷念。正是這種眷念,才讓我對農場今天的發展,感到由衷地高興,對農場的未來,更是寄予厚望。

    小時候喜歡聽大人們講述建場初期的經歷:白米山農場地處皖東丘陵地區,最初來這里墾荒的,大都是全國各個城市的年輕人。盡管是自愿響應黨的號召,踴躍參加墾區建設,但更多的是白米山的誤讀。以為白米山就是一個花園式的農莊,住的是樓上樓下,用的是電燈電話。可是當這些第一代墾荒者們踏上白米山這塊土地時,他們被眼前的現象驚呆了:沒有人煙,沒有住房;看到的是滿山齊腰深的野草,聽到的是四處出沒的野狼嚎叫。

    在我兒時的記憶里,低矮的草房、昏暗的油燈,簡單不能再簡單的幾件家具,就是自己的家。吃的水是村子旁的一口水井,要爬很陡的一個坡、走很遠的路,用水桶給擔回來。成年人們的穿著,似乎都是統一的樣式:上衣的肩肘、褲子的膝蓋總是打著補丁打著補丁。有的補丁多了,一層層還幾種顏色。一年里最高興的事,就是過年的時候,能穿上一件媽媽親手縫制的新衣裳,吃上平時餐桌上少見的雞魚肉蛋,口袋里還會裝上一些花花綠綠的水果糖。

    時光荏苒,歲月如梭。轉眼間,白米山農場已建場六十多年了。六十多年的風霜雪雨,雖然將當年的拓荒者們都變成了白發蒼蒼的老人,但我們的白米山,卻在他們和他們的兒女手中,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一代又一代農墾人,發揚“艱苦奮斗、勇于開拓”的農墾精神,用青春和熱血,把一片片不毛之地開辟成了萬頃林海、千畝良田。

    “樓上樓下、電燈電話”已經普及,寬帶、微信、支付寶走進尋常人家。冰箱、彩電,電腦、電話,手機、摩托車幾乎成了每一個家庭必備的生活用品;品牌服飾,更是農場人平日穿著的最愛;餐桌上,雞魚肉蛋已屬平常,健康、美食,成了農場人飲食的新觀念;就連私家車,如今也在源源不斷地開進農場人的家園。人們的臉上,流露的不再是父輩墾荒時那布滿塵埃的艱辛,洋溢的都是幸福生活的喜悅和歡快。

    我眷念農場,因為這是我生長的地方;我熱愛農場,因為她是我可親可敬的家鄉。我相信,在這塊美麗的土地上,一定會孕育出更多更美的希望。

    白米山,我熱戀的故鄉!

    (白米山農場公司    杭世兵)

關注安徽農墾官方微信平臺

二維碼
亿客隆彩票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