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對洪水,面對家園,“墾三代”續寫了堅守

面對洪水,面對家園,“墾三代”續寫了堅守

發布日期:2019-11-05 瀏覽次數:2130

    “巨網的水位多少,皖河又要防汛了吧?”清晨,躺在病床上、94歲高齡的父親又在問我皖河的汛情。

    父親說的巨網是安徽長江同馬大堤上一個重要的險工險段。他在那工作了15年,留下了許多關于防汛的故事。

飽受洪荒,守護大堤成了父親的心愿

    聽父親說,我家是1952年從懷寧縣遷到皖河來的。他們初來,住的是茅草棚,吃的是蒿瓜蓮藕等水生野菜。

    1954年,長江發大水,我家被沖得一貧如洗。父親母親帶著我的大姐又回到懷寧老家。1957年,皖河根治,安慶地區八縣市組織十幾萬勞動力,用一冬一春時間,挑土筑壩,建成了同馬大堤。那時候,同馬大堤堤身比較單薄。后來,周圍群眾年年利用冬閑日,帶著腌菜罐,背著被子,在堤上一住就是一兩個月,對大堤加高加厚。

    記得有一年冬天,我牙痛得厲害,想父親帶我去看醫生。我問母親:父親去哪了,什么時候回來?母親說:去巨網老閘挑壩去了,過年才回來。這是我記憶中,第一次聽到巨網這個名字,知道那是挑堤、防汛的地方。

    1974年夏,父親調到巨網工作。記得那天,父親笑容滿面,還特意給我買了雙涼鞋,那是我穿的第一雙涼鞋。看到父親高興的樣子,我心里認為父親升職了。

    巨網離我家只有20多路程,父親卻一個月來一趟家。從心里,我開始埋怨父親,什么工作那么忙,那么重要?尤其汛期,幾個月也見不到他的影子。后來,聽父親說:他單位只有7個人,分三處住,管理巨網十幾公里堤段,平日護堤,汛期指導民工防汛搶險。

    那是什么好單位,連隊上班多好,離家近,又是連長。我心里又埋怨起父親。

    理解父親還是1983年夏天的事。那年,我第一次去巨網防汛,看到父親白天一把鐵鍬,晚上一盞馬燈,常去大堤巡查。

    有一夜,父親又深一腳淺一腳去查堤。別處沒發現異常,他在自己單位院子前方塘里發現水色不對,比較混濁。父親叫來民工到最混濁的地方摸摸看。民工下塘發現,那塊地方水溫偏低,泥沙較多。父親依據經驗,認定這是一處管涌。他立馬組織人力運砂石料和舊鐵桶進行應急處理。第二天早上,市防汛技術專家來查看,肯定了父親的做法,說;您老人是心細、腿勤、懂技術,是一個名副其實的“土專家”。“我們住在圩區,就要會防汛,就要保護好大堤、保護好家。”父親說。那一次,我也在現場,父親的話讓我懂了,父親這么多年堅守的心愿。 1985年,父親到了退休年齡,應該回家了。單位領導舍不得這個“土專家”離開,讓父親一直工作到63歲的時候。

抗洪搶險,我的心靈一次次受到震撼

    受父親的熏陶,我也很喜歡水利工作。挖導滲溝,壓管涌,砌防護坡,釘擋浪樁……我樣樣能行。

    高考時,我想報考水利學校。我學的是文科,進不了水利學校,只好報了會計金融專業。大學畢業時,老師們建議我留在省城工作,幾個要好的同學邀我一同下海經商,父親卻要我回到農場工作。

    父親來信說:回農場工作,這里人熱情、講奉獻,還有適合你發展的空間。我也毅然決定回農場工作。工作中,我慢慢理解父親的心意,繼續治水保家園。

    1995年,皖河又發生大洪水。我被抽到巨網、父親曾經工作的地方參與防汛工作。臨行前,父親說,防汛要認真,凡事都要仔細,水火無情。鄰居何奶奶也拉著我的手說:“孩子,別讓堤破了,我一個老人在家,跑都沒地方跑。”去防汛的路上,我看到不少了拉著糧食家具,投靠懷寧山區親戚家。看到這樣場景,我心里暗下決心把堤守好,讓百姓安心。

    那時候,皖河巨網段迎水坡還沒有用石塊護坡,堤頂是泥土路,防汛確很艱苦。堤后,我立即組織人力開“Y”型導滲溝,查壓管涌,把稻草捆成長筒、釘上樹樁,擋風抵浪,增強大堤抗洪能力。幾天下來,我人瘦了、皮膚曬黑了,但防汛工作有了好轉。

    幾個老民工說,小朱做事認真、懂行,像他父親。聽到這話,我心里美滋滋的。那年,我們的堤保住了。可后來發生的一件事又深深觸動了我。分場幾個職工從懷寧搬運家具回來路上,不幸發生車禍,造成人員死傷。如果群眾不擔心破堤,他們就不會拉著糧食家具,投靠懷寧山區親戚家,就不會有這樣悲劇發生。

    令我最難忘的是1998年,長江中下游地區發生僅次于1954年大水。我再次前往巨網參加防汛工作。那年,巨網出現滑坡,成了當時安徽省長江大堤上重要險段之一。武警部隊派了200多名官兵駐扎在巨網閘旁。省市領導多次來這里指導、檢查防汛工作。我們不敢有半點懈怠。

    8月6日,巨網閘超警戒水位2.41米。9日下午2時許,一場強臺風又經過這里。當時,武警官兵、廣大民工積極備戰,抗臺風,斗惡浪。我和一些民工正在壓實浪樁、浪草時,突然,一個大浪卷來,把我和一個民工卷進河里。那個民工在河邊長大的,會游泳,很快游上岸了。我這個旱鴨子正好卷到一棵柳樹上。我緊緊搶住樹干,等風小了,在民工們幫助下才安全脫險。

    那一年,我在巨網堅守了103天。因防汛工作成績突出,我被授予“安徽省優秀團員”榮譽稱號。

青春無悔, “墾三代”再續抗洪新篇

    2012年6月,皖河農場公開招聘大學生工作。我也像父親當年一樣,要兒子放棄他的某公司駐山東區域業務經理的位置,回家應聘。孩子很快回來了,以筆試和面試雙第一的成績被錄用了。剛開始,他也有點后悔自己的選擇,工作也常常不在狀態。后來,在老同志的幫助和開導下,他靜下心來專心工作。

    他常說,回家工作七年來,最讓他感動的還是2016年防汛時發生的事。那年夏季,皖河農場暴雨連連。6月底,短短一周時間,降水量竟高達580多毫米。當時,他在場防汛辦工作,每天記錄水情,運送防汛物資。

    7月4日12時許。“引河巨網段西岸要漫頂啦!”這消息報告到防汛指揮部,他和防汛辦人員立即運送蛇皮袋、組織人力和挖土機,進行搶險。現場,看到大家搶著裝土、背袋、筑大堤,堤連大聲說話的人都沒有,他也迅速加入搶險行列。一會工夫,雨水、汗水和泥水把他們變成了一個個“活泥人兒”。

    這次防汛也讓他懂得了,堅守、責任和感動。后來幾年,每到防汛期間,他都在防汛辦工作。

    生活在圩區,防汛是常有的事。現在防汛與以前相比,變化很大。面對洪水,面對家園,三代農墾人不忘初心、續寫堅守。

    (皖河農場有限公司    朱增銀)

關注安徽農墾官方微信平臺

二維碼
亿客隆彩票首页